獸藥產業鏈的一系列政策調整,意味著什么?

供稿:豬豬俠

點擊:

A+A-

相關行業: 生豬

關鍵詞:

    我要投稿

    近日,國家稅務總局發布公告稱,自2016年4月1日起,取得《獸藥經營許可證》的獸用藥品經營企業在銷售獸用生物制品時,可以選擇簡易辦法按照獸用生物制品銷售額和3%的征收率計算繳納增值稅。公告如下:

    一、屬于增值稅一般納稅人的獸用藥品經營企業銷售獸用生物制品,可以選擇簡易辦法按照獸用生物制品銷售額和3%的征收率計算繳納增值稅。獸用藥品經營企業,是指取得獸醫行政管理部門頒發的《獸藥經營許可證》,獲準從事獸用生物制品經營的獸用藥品批發和零售企業。

    二、屬于增值稅一般納稅人的獸用藥品經營企業銷售獸用生物制品,選擇簡易辦法計算繳納增值稅的,36個月內不得變更計稅方法。

    三、本公告自2016年4月1日起施行。

    該公告出臺的背景:基層稅務機關反映經營獸用生物制品的納稅人因只能取得《獸藥經營許可證》而非《藥品經營許可證》,不符合《國家稅務總局關于藥品經營企業銷售生物制品有關增值稅問題的公告》(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2年第20號)有關規定,其銷售的獸用生物制品無法按簡易辦法計算繳納增值稅,獸用生物制品批發零售環節“高征低扣”造成的增值稅負擔較重問題較為突出。建議對獸用藥品經營企業銷售生物制品,同樣可選擇簡易辦法計算繳納增值稅。

    公告發布實施后,與2012年發布的《國家稅務總局關于藥品經營企業銷售生物制品有關增值稅問題的公告》(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2年第20號)相結合,共明確有兩類企業批發零售生物制品,可選擇簡易辦法計算繳納增值稅:一是取得(食品)藥品監督管理部門頒發的《藥品經營許可證》的藥品經營企業,二是取得獸醫行政管理部門頒發的《獸藥經營許可證》的獸用藥品經營企業。

    回顧2015年同一時段,在兩會答中外記者問期間,有這樣一句狠話:“今年的要害就是要嚴格執行新出臺的環境保護法,對違法違規生產排放的企業,不論是什么樣的企業,堅決依法追究,甚至要讓那些偷排偷放的企業承受付不起的代價……對工作不到位、工作不力的也要問責,瀆職失職的要依法追究,環保法的執行不是棉花棒,是殺手锏?!?/p>

    新環保法對現有的國內獸藥企業形成優勝劣汰激勵作用,強化獸藥企業技術內涵的同時提高企業的環保水平,現有的獸藥企業必須樹立創新意識,從原料藥到制劑甚至輔料,無論是研究單位、企業和專業公司都必須著手增強自身技術水平、工藝水平和獨立自主知識產權保護等內涵提升,這樣才能保證獸藥質量、促進養殖業健康發展,從而促進獸藥產業轉型升級,更好地保障養殖業發展和獸醫公共衛生,但從長遠來看,環保轉型在給獸藥企業帶來新方向的同時,也帶來一道巨大的難題,環保問題引發的對污水、粉塵、噪聲、氣味等的治理,治理成本顯著提高,大量原料藥企業倒閉,抗生素、維生素企業面臨深度洗牌……

    近兩年政府頻繁發布新規,相比早年具有非常鮮明的導向性,一個更加規范、完善的獸藥市場正在加速建成,而在行業政策一松一緊的背后,這一系列調整對整個獸藥產業鏈來講,意味著什么?抑或某些政策仍是無關痛癢的雞肋?(以下是部分網民的看法、觀點)

    1.蘅蕪君:獸藥市場的規范化,不是某一個環節的問題

    獸藥市場的亂象由來已久,從2015年開始,國家對于獸藥市場可謂重拳出擊,幾份公告都直接作用于獸藥市場的規范化進程。而2016年年初,國家稅務總局發布的這個文件則對于獸藥經銷商有了一個很好的支持,并且有著一石二鳥的作用,一方面解決了獸藥經銷商存在的稅收問題,另一方面也從稅收領域又增加了監管力度。獸藥問題之所以難以根治,主要原因就在于從生產到銷售到最后的使用環節存在著太多不可控的因素。

    所以,從去年和今年的政策來看,國家對于獸藥的治理已經不是停留在嚴抓嚴打的單一層面上了,而是從全方位健全獸藥產業鏈的監察體系,如可追溯系統;同時解決各個環節在發展中一直以來的模糊區域比如對于獸用處方藥的規范,以及對于經銷環節存在的“高征低扣”問題。從全局出發的宏觀干預手段更有利于行業的健全和發展,在筆者的觀察中,當前很多的大型獸藥企業都在積極布局,把服務與科研作為企業未來幾年發展的戰略目標。整個畜牧行業轉型升級的大布局已經昭然若揭,在這個背景下養殖企業與各個環節的聯系將前所未有的緊密。如果說這套政策上的“組合拳”效力還不夠的話,那么接下來市場的淘汰賽將不給任何企業以喘息的機會,這一點相信很快就會明了。

    2.青木:愿是斷肋,還動物一份健康

    從生產研發,到上市銷售,每個細節都是人為選擇的結果,孔子說“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近之則不遜,遠之則怨”,以此來形容政府與產業鏈相關者之間這種關系的微妙,可謂一語中的——政府側以往態度的不溫不火頻遭詬病,而當下出臺系列強勢方案仍引發激憤,可見火候的掌握十分關鍵。

    日前政策對條款的細化要求企業與經銷商更精益求精,在鼓勵支持與迅速淘汰背后體現著一個行業的良知與決心,2015年全國獸藥行業市場不景氣,多數獸藥企業都在虧損運轉,獲利企業不多。當前,我國畜牧業發展進入新常態,在“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洪流中引導企業轉型,創新發展生物獸藥,為我國畜牧業生產提供防治效果好、毒副作用小、無藥物殘留、不易產生耐藥性及綠色環保的生物獸藥產品,這是獸藥企業發展的方向,因此在獸藥市場生、化、中藥比重的調節與引導過程中,政策顯現出向生物制品經銷商側傾斜,并要以此帶動生產企業在環保與生物安全問題上的認同與重視。

    隨著國內養殖業規模不斷擴大、整合度日益提高,畜牧相關產業的規范與整頓勢在必行,獸藥作為支持產業,在畜禽健康戰略中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從總體方向來看,以往政策遺留的雞肋正在一根根切斷,被具有針對性的新規所取代??梢源_定的是,政策端的鼓勵手段與懲罰措施愈具體、有力,對企業的影響就愈分明,在等待下一波文件出臺的同時,養殖戶仍堅信責任為制藥之本,政策、企業、經銷商應合力打造良性市場,還動物一份健康。

    3.Julie:守法的企業才是好企業

    所謂政策,離我們看上去很遠,其實很近。畜牧業作為國家立足根本,一直以來都是政策的重點關注對象,無論是生豬養殖補貼、能繁母豬保險,還是獸藥殘留檢測、瘦肉精整治專項行動,都是農業部等部門緊密關注行業動向的佐證。

    對于國家層面的調控手段,有人贊同,有人反對。部分人認為,市場的東西應該歸市場,讓行業規律自行調節,隨著同行競爭和消費方反饋,不良的企業自然會被淘汰,惡性的市場行為也會逐漸消失。部分人則認為,農牧行業有其特殊性,從業人員數量大,知識水平參差不齊,行業亂象迭出、屢禁不止,且農產品質量與廣大國民的身體健康直接相關,必須由國家出面制定嚴格的管理政策,并從上到下層層監管,遏制不良行為的產生,否則市場混亂、不堪設想。獸藥行業屬于傳統行業的一個分支,也有其特殊性,企業多、監管難,中藥產品違規添加西藥成分、制假售假等違法違規行為多發,對基層養殖戶的利益傷害極大,而從業者自律性不夠。因此,對獸藥行業而言,由國家出面監督抽查、嚴格執法,很有必要。

    稅負的減輕、環保管控的嚴格,僅僅是國家政策的一小部分。雖然這兩個政策一松一緊,但其背后透露出的信號是一致的,那就是國家對于獸藥行業的監督絕不會松懈。扶持政策不會被忽視,獎懲政策不會被空置,獸藥企業若想良性發展,守法遵紀才是正道。

    4.VVVVIP:秩序的規范仍需時日

    獸藥行業正在面臨著巨大的壓力。這些壓力來自于外部經濟壓力和政策壓力,更來自內部的生存壓力。近兩年,獸藥行業新規頻出,都旨在讓整個行業更加規范。比起農牧業的其他行業,獸藥行業近年面臨的政策壓力尤為明顯。

    前些日子,一則獸用抗生素引發兒童體重超標的新聞引發熱議,這也是為什么獸藥行業要規范的原因。先不說這則新聞真相到底如何,獸藥企業甚至整個農牧業這個黑鍋是背定了。

    這個“鍋”獸藥企業背的冤不冤?答案是不冤。因為肯定有一些企業在違規濫用抗生素,受傷害的是那些一直在規范生產的企業。

    當行業內部不能自我規范的時候就需要外部壓力的促使。國家政策監管就是其中的一個方面。

    從新的獸藥廣告法到增值稅征稅規范,這些政策的壓力只會在日常的生產經營中一步步體現。相關法規會不會變成一紙空文取決于政策的執行力,而執行力如何還需時間的考驗。一旦執行力經受住了時間的檢驗,行業的更加規范就指日可待了。


    (審核編輯: 豬豬俠)

    我來說兩句(0人參與評論)
      加載更多
      三沙| 日照| 七台河| 兴化| 邹平| 舟山| 大庆| 金坛| 巢湖| 湘西| 宜宾| 忻州| 宝鸡| 新乡| 白城| 平顶山| 神木| 垦利| 桓台| 贵港| 遵义| 松原| 任丘| 大丰| 伊春| 西藏拉萨| 任丘| 盘锦| 姜堰| 黄南| 钦州| 包头| 建湖| 资阳| 果洛| 衢州| 克孜勒苏| 瓦房店| 儋州| 安康| 屯昌| 如东| 天门| 龙口| 宁波| 慈溪| 雄安新区| 海丰| 平凉| 昌都| 泗阳| 湘西| 营口| 阳泉| 瑞安| 蚌埠| 四川成都| 淮南| 黑河| 鹤壁| 贵州贵阳| 巴中| 新沂| 天长| 云南昆明| 五家渠| 佛山| 防城港| 屯昌| 临猗| 双鸭山| 克孜勒苏| 双鸭山| 龙口| 朝阳| 牡丹江| 海宁| 海拉尔| 新乡| 昌吉| 神农架| 邢台| 陇南| 桐城| 承德| 泰州| 日土| 神木| 安徽合肥| 黄南| 三门峡| 鸡西| 吉林| 阜新| 福建福州| 澳门澳门| 南平| 济宁| 泰州| 常州| 博罗| 枣庄| 牡丹江| 陵水| 寿光| 瓦房店| 宜都| 金昌| 诸城| 郴州| 楚雄| 铜川| 蓬莱| 信阳| 海北| 开封| 浙江杭州| 滁州| 西双版纳| 宁波| 黔东南| 吉安| 漯河| 唐山| 澄迈| 临沂| 韶关| 德州| 马鞍山| 盘锦| 钦州| 深圳| 玉溪| 牡丹江| 朝阳| 通化| 朔州| 临猗| 广元| 岳阳| 巴中| 大连| 连云港| 莱芜| 靖江| 抚顺| 赣州| 通辽| 滨州| 江西南昌| 澳门澳门| 潜江| 马鞍山| 鄂州| 自贡| 金昌| 三门峡| 黄石| 龙口| 吐鲁番| 呼伦贝尔| 长葛| 甘孜| 鹤壁| 常州| 揭阳| 海宁| 陵水| 漯河| 宁夏银川| 嘉善| 清徐| 如皋| 滨州| 临沧| 新泰| 阳春| 河北石家庄| 绥化| 黑龙江哈尔滨| 河池| 玉树| 德阳| 衡水| 庄河| 安徽合肥| 库尔勒| 蚌埠| 菏泽| 萍乡| 如东| 丹东| 潮州| 仙桃| 黑河| 济南| 溧阳| 南阳| 潍坊| 广州| 临汾| 攀枝花| 武威| 平顶山| 黔西南| 三门峡| 秦皇岛| 丹阳| 鹤岗| 廊坊| 玉林| 苍南| 海门| 阿拉善盟| 阿勒泰| 建湖| 吴忠| 玉环| 漯河| 三明| 阿克苏| 永州| 保亭| 宣城| 延边| 日喀则| 广安| 百色| 溧阳| 和县| 泉州| 馆陶| 清远| 临海| 日喀则| 启东| 黔西南| 五指山| 池州| 博尔塔拉| 楚雄| 嘉善| 改则| 南平| 安庆| 商洛| 临沂| 文山| 喀什| 五家渠| 常州| 天水| 山东青岛| 崇左| 河池| 延边| 如东| 临猗| 仙桃| 香港香港| 五家渠| 启东| 海宁| 威海| 东阳| 七台河| 萍乡| 石狮| 酒泉| 博尔塔拉| 扬州| 博尔塔拉| 七台河| 乌兰察布| 泰兴| 临沂| 盐城| 宜春| 那曲| 鹤岗| 商洛| 咸阳| 鸡西| 包头| 巴彦淖尔市| 鹰潭| 咸阳| 乌兰察布| 安庆| 秦皇岛| 绥化| 抚州| 迁安市| 保亭| 淄博| 四川成都| 高密| 邵阳| 安岳| 吉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