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輪豬價上漲是不是“豬周期”?

來源:澎湃新聞

點擊:

A+A-

相關行業: 生豬

關鍵詞:

    我要投稿

      國家統計局10日公布數據,我國11月豬肉價格同比上漲110.2%,帶動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整體上行4.5個百分點。一種流行的觀點認為,這是“超級豬周期”所致,政策需因應此周期變化,進行調整。

      那么,本輪豬價上漲究竟是不是“豬周期”呢?

      什么叫“豬周期”

      關于“豬周期”,中學政治書里面介紹了梗概,大意是如下的循環:當豬肉供不應求時,豬肉價格便開始上漲,此后人們減少豬肉消費,同時生產者會增加養殖數量,從而導致供過于求,豬價下跌,如此循環往復。在這個循環中,起點并不重要,主要是歷遍價格上漲和下跌的全過程。

      這個簡單的邏輯描述對現實世界的豬肉價格運行有著很強的解釋作用,因此“豬周期”這個概念變深入人心。關于豬肉價格漲跌的一切問題最后都可以描述為“豬周期”,所以在非洲豬瘟疫情發展初期帶來的價格暴跌,以及后來的價格暴漲,很多人也將其歸為“豬周期”。

      “豬周期”的識別

      我們心中的“豬周期”和經濟學意義上的“豬周期”,其實是兩個概念。前者認為只要符合價格交替漲跌的波動過程就是“周期”,但是經濟學意義上的“周期”則是需要嚴格分析的,直觀上包括以下幾點理由:

      1.

      技術條件

      同樣一頭豬,從全國平均來看,1975年飼養天數平均是280天,而2017年是154天;1975年一頭豬的主產品產量為85公斤,而2017年是119公斤。從養殖來說,同樣地投入得到的是不同的回報。眾所周知,這是效率提升,是技術進步的表現,因為技術進步在長期是降低養殖成本的。

      可以直接對比的是,1975年豬肉價格是每斤0.52元,2019年以來豬肉最高價格大約為每斤17元;同期城鎮居民家庭人均可支持收入分別大致為300元和39251元。按照豬肉平價來計算,1975年城鎮家庭收入買得起577斤豬肉,到2019年則可以買2309斤。所以,豬肉長期價格是在下降的,并非存在一個穩定的“價值中軸”。

      如果不存在價格中軸,那么波動并不存在周期性基礎,這也是很多養殖者原來認為“豬周期”是5年,后來改成3年,再后來改成2年,希望進行逆市投機行為,但是往往撲空,因為現階段并不存在“豬周期”。

      2.

      市場環境

      隨著技術進步,豬肉養殖成本不斷降低,加之人們收入不斷增加,這就導致了豬肉生產受到消費的引導不斷擴張?;具壿嬍?,如果沒有人吃豬肉,那么誰會養豬呢?顯然,人們越來越富有,吃的豬肉越來越多,養殖規模也越來越大。

      這勢必導致一個新的矛盾:誰能確定明天到底會消費多少豬肉?

      舉例來說,1980年以來,全國豬肉產量從1134萬噸增長到5404萬噸,一路狂飆。無論是個體養殖者,還是行業主管部門,都面臨一個問題,即:未來會消費多少豬肉?我要生產多少?這個問題的難度不次于預測2020年高考試卷的難度。

      那么,究竟是膽大地擴產、一般地維持,還是膽小地退出?當產需不能平衡的時候,價格會引導生產者在未來進行新的擴產或轉產。

      這里的產需平衡與“豬周期”里的產需平衡不是一個概念,教科書里面的“豬周期”存在明確的市場需求,其矛盾根源在于生產盲目性。而我國生豬養殖的產需不平衡是經濟發展的必然現象,價格波動除了平衡當期市場之外,更重要的作用是引導未來生產。簡而言之,對于增量市場并不存在“豬周期”,“豬周期”是存量市場的概念。

      3.

      價格應激

      價格應激更像是金融市場的反應,利好利空信息會帶來價格大幅度波動,這些波動并沒有特定的價值支撐,更像是人類行為的應激反應。

      在國內豬肉市場運行中,類似的價格應激波動也比較常見。例如2011年,當前豬肉產量大致與2010年保持一致,但是2011年6月豬肉價格同比上漲57.1%,。最近十余年來的價格大幅度很多都是類似邏輯,供需本身并沒有出現太大偏差,但是增量需求得不到滿足的條件下,立刻出現應激性價格上漲。

      這種應激性上漲的根源很小一部分來自豬肉消費的增量變化,更多地是中國豬肉市場一體化的表現:一是信息傳遞,二是市場容量。金融市場的價格應激作用也是來自于此,理論上說信息傳遞越快,價格波動越大;市場容量越大,價格波動越小。我國作為全球最大的豬肉消費市場,市場容量極大,但是豬肉市場作為生鮮產品,出清時間短,庫存數量低,在短時間內缺乏必要的時間迂回來消弭信息影響,所以呈現出劇烈的價格波動。

      包括此次非洲豬瘟疫情以后價格的暴跌和暴漲,都是豬肉價格應激波動的一個反映,形式上仍然是漲跌,但是并不會呈現出周期性規律,只是市場的恐慌性情緒,所以也談不上“豬周期”。

      中國的“豬周期”

      如果要談嚴格意義“豬周期”,大致應該包括一下幾個前置條件:(1)需求總量穩定;(2)不存在技術進步;(3)消費者保持理性。

      新中國成立之前,中國經濟基本上是自然經濟,談不上專業交易,因此不存在“豬周期”;改革開放之前,中國經濟是計劃經濟,也不存在“豬周期”;改革開放以來,中國豬肉市場一直處于不斷變化之中,價格漲跌雖然存在,但是并不符合周期性。

      盡管如此,但是并不代表“豬周期”不會到來,根據我們研究,在非洲豬瘟疫情之前,中國豬肉消費基本上已經到達消費頂點,滿足了“豬周期”的第一和第三個條件;本來經過生豬養殖的現代產業發展,技術進步會在一定時期內達到頂點,由于“非洲豬瘟疫情”擴張和產能恢復因素,規?;瘯铀傩纬?。

      因此未來不遠處,我們可以看到真正的“豬周期”,屆時市場運行的特點是可以找到有效的“價格中軸”(價格錨、效率邊際),正常條件下的豬價波動將會鎖定在一個較小的區間,一如當前發達國家的肉類消費價格情況。

      最后,對于“豬周期”的解釋,從通俗角度,我們應該理解為價格波動,而非字面的“周期”意義,否則就是望文生義;從專業角度,此次非洲豬瘟帶來的豬價波動盡管不是“豬周期”,但是真正的“豬周期”就在不遠處。


    (審核編輯: 錢濤)

    我來說兩句(0人參與評論)
      加載更多
      双鸭山| 厦门| 韶关| 泰安| 高雄| 清远| 茂名| 澳门澳门| 随州| 辽宁沈阳| 浙江杭州| 淄博| 安阳| 金昌| 平凉| 白沙| 南充| 淄博| 哈密| 聊城| 章丘| 贺州| 长治| 海西| 株洲| 库尔勒| 抚州| 玉溪| 单县| 嘉善| 玉环| 喀什| 忻州| 明港| 濮阳| 天长| 台湾台湾| 屯昌| 哈密| 庆阳| 武威| 咸阳| 周口| 昌吉| 果洛| 西藏拉萨| 常州| 宿州| 宿迁| 海安| 曹县| 漯河| 曲靖| 长兴| 九江| 呼伦贝尔| 偃师| 泰安| 十堰| 三门峡| 阿坝| 澳门澳门| 张家界| 贵港| 山南| 宝应县| 赵县| 桐城| 克孜勒苏| 河池| 驻马店| 双鸭山| 酒泉| 济宁| 昭通| 松原| 济南| 台州| 六安| 铁岭| 抚州| 新泰| 宿迁| 乐平| 铁岭| 普洱| 宁夏银川| 济南| 阿坝| 阳江| 醴陵| 长兴| 昌吉| 绥化| 菏泽| 赵县| 东阳| 陵水| 锡林郭勒| 毕节| 黑河| 盘锦| 汕尾| 神农架| 三河| 龙口| 江西南昌| 石河子| 哈密| 余姚| 禹州| 义乌| 邯郸| 承德| 洛阳| 宝鸡| 义乌| 大兴安岭| 宜昌| 宁波| 吉林长春| 南京| 绵阳| 泰州| 西双版纳| 徐州| 泰兴| 玉树| 吴忠| 单县| 海西| 澄迈| 儋州| 萍乡| 新余| 日土| 毕节| 榆林| 山南| 霍邱| 阿拉尔| 琼中| 遵义| 武安| 湘西| 靖江| 渭南| 巴彦淖尔市| 上饶| 高雄| 常州| 锡林郭勒| 阜阳| 抚州| 宝应县| 梅州| 吐鲁番| 宁夏银川| 开封| 晋江| 鄂尔多斯| 定安| 海北| 黄冈| 海门| 丹阳| 梧州| 海东| 迪庆| 定州| 肇庆| 定安| 孝感| 芜湖| 湖州| 任丘| 义乌| 九江| 大兴安岭| 昌吉| 章丘| 崇左| 临海| 锦州| 洛阳| 牡丹江| 大连| 山南| 澳门澳门| 定西| 汉中| 桐乡| 西双版纳| 新沂| 日喀则| 日照| 三亚| 枣庄| 齐齐哈尔| 景德镇| 泰州| 瑞安| 桓台| 镇江| 新疆乌鲁木齐| 咸阳| 宜昌| 清徐| 阿勒泰| 神农架| 高密| 台州| 长治| 百色| 正定| 三河| 德清| 池州| 昌都| 黔东南| 渭南| 眉山| 鸡西| 东海| 贵州贵阳| 泰兴| 泰州| 娄底| 达州| 毕节| 东阳| 揭阳| 绥化| 承德| 承德| 宁夏银川| 池州| 三亚| 肇庆| 湛江| 咸阳| 黔南| 崇左| 天长| 南通| 宝应县| 乌兰察布| 湖南长沙| 遂宁| 安阳| 遵义| 河源| 义乌| 滕州| 运城| 庄河| 泰安| 海丰| 江西南昌| 防城港| 台南| 辽阳| 济南| 永新| 三沙| 石狮| 宿州| 黄山| 陕西西安| 锡林郭勒| 肇庆| 云南昆明| 安顺| 迁安市| 五指山| 怀化| 山南| 黑龙江哈尔滨| 永康| 黔东南| 招远| 大兴安岭| 宁夏银川| 宿州| 玉林| 鹤岗| 甘孜| 临沂| 洛阳| 山东青岛| 眉山| 黄冈| 邳州| 日喀则| 漯河| 阿坝| 台湾台湾| 宝应县| 武威| 泗洪|